栏目导航
金融新闻
您当前的位置 :主页 > 金融新闻 >
贾政家境优越,资质也不差,纵观全书,为何处处可见贾
发布日期:2020-07-25 05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在《红楼梦》第22回中,正逢元宵佳节,贾母带着一家人猜灯谜,其乐融融,只有贾政全程“脱线”,甚至陷入一种谜之恐慌。元春猜的爆竹、迎春猜的算盘、探春猜的风筝、惜春猜的海灯,本是喜庆物件,却被他分别赋予离散、动乱、飘荡、孤清的消极意象,于是“大有悲戚之状”。后来他连假笑都挂不住了,被贾母赶回去睡觉,又翻来覆去地郁闷了一整晚。

纵观《红楼梦》全书,几乎随处可见贾政的焦虑,比如他每次看到宝玉都忍不住开怼。贾政生于豪门望族,个人资质也不算差,自幼便得祖父、母亲偏宠,后来博取功名,身边围了一堆清客,专门陪他聊诗和远方。在一众“油腻”同僚中,他口碑甚好,连贵为探花的妹夫林如海都夸他“谦恭厚道”,“非高梁轻薄仕宦之流”。人生如此完美,他还焦虑个鬼?

然而,人到中年,焦虑就成了一种流行病。

贾政的焦虑,首先来自对家族日渐衰落的无可奈何。先时贾府曾有两位皇帝亲赐的一等国公,那是非皇室成员的最高封号,但传到贾政已是第三代,意味着世袭的红利快吃完了。

所谓“世袭”很有迷惑性,让人误以为子子孙孙可以永远沾光。然而真相是爵位一般只袭三代,三代后若还想世袭,只有两个可能:要么你爹主动让位,比如贾敬跑去做道士,把爵位让给儿子贾珍;要么皇帝看你顺眼,比如北静王凭颜值和气质稳坐爵位。更可怕的是,爵位每袭一次就降一级。比如贾珍袭的爵位已从一等国公降到三品威烈将军。

其实贾政本人并没享受到世袭的红利,作为家中老二,他没袭爵的资格,所以用功读书,想通过科举出人头地。但科举之路并不好走,于是他爹在临死前托着老脸求皇帝赐给他“主事”的官衔。这个官衔品级不高,但好歹让他跨入体制的门槛。

区区三代,一等国公落到贾政头上就成了小小的“主事”,作为家族中唯一一个有责任心的成年男子,他怎能不焦虑?他的儿子们不可能袭到什么爵位了,若不好好读书应试,境况一定比他更惨。可宝玉偏偏不务正业,整天在女孩堆里混,有什么前途?能像贾琏那样花钱买个同知就是万幸,而仰人鼻息的贾芸、贾蔷、贾芹之辈,都是残酷又鲜活的例子。

贾政的焦虑,曾在元春晋封贵妃后稍微减轻了一点。元春准备回家省亲那天,他“方略心意宽畅”,这是他在全书中唯一一次表现出放松的状态。家族命运似乎出现转机,宝玉的前途也似乎有了着落。

然而,触发中年人的焦虑往往只要一句话就够。元春见到父亲,忍不住含泪道:“田舍之家,虽齑盐布帛,终能聚天伦之乐,今虽富贵已极,骨肉各方,然终无意趣!”贾政听完立刻慌了:贵妃自己都这么悲观,还怎么庇护我们?

他以国礼跪在女儿面前,完全不理女儿在说什么,自顾自地甩出一串“祷告体”,“贵妃切勿以政夫妇残黎为念,懑愤金怀,更祈自家珍爱。惟业业兢兢,情甚恭肃,以侍上殿,不负上体贴眷爱如此之隆恩也。”这话乍听虚伪矫饰,细想却满是辛酸。中年人的焦虑,有多少不是以卑微的姿态排解的呢?